• <form id="njhid"></form>
    <form id="njhid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njhid"><th id="njhid"><dd id="njhid"></dd></th></form>

    <nobr id="njhid"></nobr>
  • <nav id="njhid"></nav><table id="njhid"><small id="njhid"><thead id="njhid"></thead></small></table>
  • <form id="njhid"></form>
    1. <var id="njhid"></var>
         
        当前位置: 中国教育 >

        中考复读分数线提高20分?这一议题引关注,合理吗?

        来源: 中国新闻周刊 | 作者: 赵越 | 时间: 2022-08-26 | 责编: 曾瑞鑫

        中考复读,分数线就要增加20分,合理吗?最近,这一议题被广泛关注。

        起因是山西运城市教育局在回复市民关于初三学生复读的咨询时称,初中阶段属于义务教育阶段,原则上不允许复读。若学生因自身原因确需复读的,第二年参加中考时,往届初中毕业生在应届生录取分数线上提高20分录取。

        这一回复迅速点燃了不少家长的焦虑情绪。

        山西运城。图/视觉中国

          山西运城。图/视觉中国

        事实上,运城已经不是第一年实施上述政策。同样在山西省,晋城也存在类似政策。最近几年,全国不少地区都对中考复读生采取一定限制政策,比如提升分数线或禁止报考重点高中等。

        人为为中考复读设置一定障碍,真的科学合理吗?

        限制手法不止一种

        复读生中考分数线要提升20分的政策,来源于运城市教育局发布的《关于做好2022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》。上述文件称,普通高中招收往届生时要在应届生录取分数线上提高20分。应往届学生的认定工作由县(市、区)学籍管理部门和招生部门共同认定。

        而山西其他地区也同样存在类似限制性政策。有中考补习机构教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在山西晋城,复读与应届生一样报名参加中考,但是复习生不再享受优质高中指标分配权益,中考录取时分数线也比应届生加10分,其他政策则与应届生无异。

      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最近一两年,全社会对于复读争议很大,产生很多不同的意见,有声音明确要限制中考复读或高考复读,主要的方式就是提高复读学生的录取分数,但这些建议大多停留在舆论场上,真正实行的地方其实很少。

        比如同样在山西,省会太原就没有类似政策。《太原市教育局关于我市2022年初中学业水平考试与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工作安排的通知》中规定,往届初中毕业生与应届初中毕业生执行同一录取标准。

        不过,在山西大多数地区,公办学校不可以接受中考复读的插班生。不只山西,陕西西安等地,也不允许中考复读生在公立学校插班复读。

        而限制中考复读的手法不止提升录取分数线一种。

        比如安徽阜阳,根据《阜阳市2022年普通高中招生工作实施方案》规定,阜阳省级示范普通高中不得招收历届生。这意味着阜阳中考复读生即使考取再高分数,也与重点高中无缘。

        采取类似政策的还有黑龙江哈尔滨。按照《哈尔滨市2022年中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》,具有哈尔滨九区户口的考生,未被本地高中或中职注册的往届初中毕业生,可以报考普通高中,但不能报考重点高中和民办高中。

        熊丙奇认为,复读是学生的权利,不应采取过多方式进行限制。在他看来,如果复读必须提高成绩,不然只能去读中职,结果可能是给家长和学生带来更多焦虑,因此类似策略不符合“双减”的理念。

        “一定要理解中考学生为什么会复读。实际上中考是用一次性考试的成绩来录取学生,本来就具有偶然性,因此不应该限制学生的复读,而且应该从根本上来改革相应制度,比如采纳多次考试的成绩,来引导学生减少复读。”熊丙奇表示。

        中考复读设限背后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运城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就此事回复媒体时表示,不建议复读,所以会有这样的政策,为的就是减少大家复读。

        “现在小部分中考复读生是为考重点,剩下大部分复读生是不愿读职校。”上述山西晋城补习机构老师坦言。

        “除了考试发挥失常等偶然性因素,更多中考补习,因为考生不愿读中职学校。”熊丙奇说。

        在他看来,如果有地方限制中考复读的原因在于担心影响中职教育招生,那更加不可取。

        “当地更应该去解决为什么中职招不到学生,或者学生为什么不愿意读中职,而不是在中考复读以及后续的录取工作方面做文章。限制学生复读不能解决问题,只会制造新的焦虑。”熊丙奇说。

        以运城现实情况看,当地在中职招生方面,确实存在一定问题。

        目前,在运城市教育局官网教育动态栏目中,还显示着一篇《狠刹“注册中职学籍,开设普高课程”之风,空挂学籍有风险!》的文章,内容涉及运城推进职业教育过程中出现的问题。

        运城市教育局官网截图

          运城市教育局官网截图

        上述文章显示,去年7月,运城教育局召开了全市规范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推进会。教育局党组成员、总督学张俊耀以及各公办中等职业学校校长、民办中等职业学校董事长等90余人参会。而召开这次会议的时间,正是中考后招生的关键阶段。

        这次会议上一项重点内容,就是与会人员集体学习了市教育局《关于进一步规范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行为的通知》。文章还称,运城教育局即将在9月检查各个学校是否存在虚假宣传、开设普高课程、与普高联合办学等“八个严禁”的现象。而这背后是运城中职教育招生难的现实。

        运城的情况并不特殊。中职学校招不满生,学生数量连年下降,成为不少地方的常态。

        同样限制中考复读生的哈尔滨,早在2013年,就出现相关中职学校招生难的现象。

       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,当年,哈尔滨道外区永源职业技术高级中学计划招生140人,但报到的学生还不到80人。哈尔滨新星中等职业技术学校计划招100多人,可报到仅20多人。类似情况在当地普遍存在。

        教育部数据显示,中职招生人数占高中阶段招生人数比例从2010年的50.94%下滑至2019年的41.7%。而同期普通高中招生人数基本保持稳定。

        争议的学校分层

        人为设置提升复读生分数线背后,实际上仍是“普职分流”这一教育难题。

        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、教育专家储朝晖直言,不论是提升复读生分数线的做法,还是不允许复读生读重点高中的做法,实际上还潜藏着对不同类型学校分层的想法。

        “如果进同样的普通高中,往届生要比应届生高20分,潜藏的含义依然是普通高中教育要优于职业教育。这与近年来国家倡导的高中发展的多样化、特色化的思路相背离。”储朝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。

        在熊丙奇看来,过去,职业教育被定位为“层次教育”,教育过度扮演“分层”功能。他说,我国高中阶段教育采取普职分流模式,分普通高中教育与中等职业教育。“普职分流”就演变为事实上的“普职分层”,加之中考是通过学生考试科目总分排序结合志愿录取,就出现“高分进普高,低分进中职”的分流格局。

        不少业内专家坦言,由于多年的固有印象,目前仍然存在轻视职业教育的现象,所以为避免落入职业学校,中考复读仍然成为不少学生的选择。

        “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一次强调了要实现高中发展的多样化特色化。学术方面有专长,学生就进普通中学,如果是操作技能上有擅长的,就进职业中学,这样才是分类,考试分数是一个过于简单的办法,必须转型。”储朝晖直言。

        但现在的形势下,职业教育发展仍然面临不少挑战。

        熊丙奇说,为把职业教育建设为类型教育,我国于2019年设立了一批新的职业本科院校——职业技术大学,采取的模式是高职院校升本后,更名为大学,但要求在校名中保留“职业技术”字样,希望以此改变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知,职业教育不但有中高职层次,还有本科层次。

        2022年5月1日起,我国新修订的《职业教育法》施行。这是该法自1996年颁布施行以来的首次大修。新修订的《职业教育法》明确了“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”。按照“类型教育”定位发展我国职业教育。

        在熊丙奇看来,职业教育真正从“层次教育”变成“类型教育”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“普职分流”的焦虑。

        原标题:

        中考复读分数线提高20分,合理吗?


        网站无障碍
        喷血推荐蓝床房偷拍超清纯